改队徽要慎重它不仅是个商标

  我们拿中国足球举个例子吧:中国职业足球只有20多年历史,所以谈足球文化、谈历史、底蕴和传统,似乎有些底气不足。中国足球的队徽,相当一部分都是企业logo的变体,或者是一些简单素材的堆砌。国安队徽的中间部分,就镶嵌着中信集团logo。鲁能队徽上,也有很明显的鲁能集团元素。申花队徽至今都拥有当年申花电器集团的元素,颜色也采取蓝红两色。

  国安、申花和鲁能,都是中国职业足球发展过程中的老牌球队,经过20多年的传承,积累了非常深厚的球迷基础。但在队徽层面上,并没有体现出当地的地域特色。这样的队徽,如果按照利兹修改队徽的标准看,也是一定要改的。

  但是,如果现在将国安、申花或鲁能的队徽进行类似利兹那样的颠覆性改动,大家可以想象,鲁能、申花和国安球迷肯定也会有激烈的反应。撇去队徽在审美上、内涵上的优劣,多年使用的队徽,已经足以形成一个深入人心的品牌形象。任何贸然放弃多年积累下的品牌形象的行为,即使是在中国这样只有20多年职业足球历史的环境,都要背负巨大的风险。绿地集团在入主申花后对队徽的改动,就引起了申花球迷的强烈反应,最终绿地也顺应民意,再次修改了队徽。

  另外,我们还要举另一个中国足球的例子。自1996年,陕西开始拥有自己的职业球队之后,23年间,陕西主要经历了陕西国力、西安安馨园、陕西浐灞、陕西大秦力菲克、陕西老城根、陕西长安竞技六支职业球队(不算一场比赛都没打就解散的陕西五洲)。而在这六支球队的队徽当中,除了西安安馨园,其他五支球队都使用了狼的元素。

  陕西足球的绰号是“西北狼”,这个绰号体现了陕西球迷对主队顽强作风的一种期待,也是西北人豪爽性格的一种象征。久而久之,“西北狼”的元素,就成了陕西球队logo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  我们换个角度思考:提起西安,你会想起什么?你会想起兵马俑、大雁塔、凉皮、肉夹馍、羊肉泡馍。这些是西安的地域文化,但不是西安的足球文化。如果你告诉陕西球迷,把他们队徽上狼的元素去掉,换成兵马俑、大雁塔,他们绝对是不会同意的。

  说回利兹联,他们的新队徽之所以让球迷无法接受,很关键的一个原因,就是他们放弃了队徽上利兹球迷最为看重的元素之一:约克郡白玫瑰。

  由于内战当中惨烈的杀戮,让兰开斯特郡和约克郡两地的人民都耿耿于怀。尤其是1461年陶顿战役的血腥,甚至被莎士比亚写进了剧本。

  前英格兰代表队成员阿兰-史密斯生于利兹附近,从小就是利兹球迷,也从利兹开启了职业生涯。但是他转会去曼联的时候,引起了利兹球迷的巨大不满,认为他是一个背叛者,阿兰-史密斯也被利兹球迷称为“犹大”。不过,由于近几年利兹一直无缘英超,和曼联正面交锋的机会不多。近期两队令人印象深刻的交锋,还得追溯到2010年足总杯第三轮,利兹客场爆冷1-0淘汰曼联。即使不在一个级别,两队的对立依然存在,而白色玫瑰,成了利兹球迷之间身份认同的一个标志。

  利兹新队徽中,捶胸礼这个复杂的图案,即使能让人记住,也无法把它和利兹联系起来。利兹的野心,应该是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自己的影响力,而这个相对小众的文化符号,不适宜作为品牌的主打符号。

  一个地区的地域文化,不一定等于当地的足球文化。而什么是当地的足球文化呢?

  利兹联球迷认为,约克郡白玫瑰,就是利兹联不可动摇的传统,这就是他们的足球文化。

  好在英国足球对球迷意见是十分尊重的。利兹官方已经承诺将重新设计队徽,不做任何球迷无法信赖的事情。这或许可以给这次“队徽风波”画上一个相对圆满的句号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Shopping cart

close